绯墨白

自言自语。

最好的礼物

       用显得啰嗦冗长的自言自语,记录下一天值得记录的事情,有时候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被六年前的自己给好好地教育了一下。那来自过去的自己,用最真诚的口吻温暖了我,直教我惭愧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六年前的我,文笔稚嫩,带着自以为是的忧郁和成熟,活脱脱一个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形象(虽然不可否认,那个时期的我确实有着很多烦恼和痛苦)。但正是这样一个每天为了落后的成绩...

        踟蹰不前、犹豫满怀,自卑的温床不断滋生出负面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抱膝坐在床上发呆也不会有任何结果,只是不断延长了问题解决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渴望触碰的人,自我心中认定为无法接触的陌路人,那个人的世界太高太远,不知何时起,我竟只敢在尘埃里远远地仰望了。...


它那空虚的心开出了一朵花,腐烂在泥里。

 混(慢)吃(性)等(毒)死(药)

        昏暗的室内,阳光自窗户半边透入,耀眼的尘粒在小小的方格里起舞。半开的箱子里泰迪熊的头卡在玩具之间仿佛就要窒息,两条短腿无力地搭在外边。少女坐在桌边歪歪斜斜摆着的椅子上,湿漉漉的黑发垂在肩头,水珠顺着发丝在后背晕开一片水渍。她双臂撑着椅面微弓着背,眼神不知飘忽在何处。她伸直一条腿,赤足在木质的地板上慢条斯理地磨蹭,蜿蜿蜒蜒留下一片水迹。棉布裙的背面浸透一片,裹挟着寒意,少女慢悠悠将长发拨到一边。...


      颈项间厚实的围巾稍稍高过脖子,不时蹭过脸颊的粗糙感,她下意识扯了扯。昨日小雪刚至,当地特有的阴冷透过羽绒服渗入柔软毛衣内部。叹息间,在围巾的层叠挤压下,蒙上了左侧镜片大半。左眼视线下的街景氤氲一片,犹如泪水盛满双眼时的景色。时不时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翻看,指尖飞快地敲击,遂缩回口袋中留着体温的狭小空间,循环往复。气温骤变下,屏幕不断模糊着雾气,指腹反复摩擦着此刻如同冷硬的冰晶体。时有节奏地惦着脚跟,食指勾扯着围巾不断呼出气体,终于填满了失衡的视野。...


关于咸鱼嘛斯她下线以后旮旯底究竟什么样

虽然没人会看见(悄咪咪,但果然还是想预警一下:

内容与标题目前无关

角色崩坏

乱炖可能

纯属自嗨

我流旮旯底

快告诉我是什么关键词出问题了哇o<-<


    咸鱼嘛斯她今天也在绝赞躺尸中。


    作为旮旯底迦勒底一名优秀的嘛斯她master,适度的作息是非常重要的。而那些身心健康(肝在肾在)、头顶毛发尚存的master,学名为咸鱼。他们日常登陆立即下线,活动高难看着打打,他们时刻奉行着“小肝怡情,爆肝灰飞烟灭”的准...

论禁欲系

前方痴汉发言出没!


对我而言,禁欲系就是扣着的最上面那颗衬衣扣子,扣上的衬衣袖口与半露手腕上的尺骨,挺直时脊柱留下弧度的凹陷。

对我而言,禁欲系就是松开领带的指节,无意中解开第一颗扣子若隐若现的锁骨。

对我而言,禁欲系就是夏日T恤被吹翻起时露出的一小截,运动时沿下颚线滑入领口的汗珠,走路时休闲裤管间的脚踝。

对我而言,禁欲系就是洁白衬衣因各种姿态而变化的褶皱。


对我而言,禁欲系就是好文明!

禁欲系,真好~真好啊~~

融化

他说:我因你而生,是你赐予我生命的全部意义。

是低到尘埃里,卑微地爱着。

他说:我因你而生,你的生命由我延续而成。

是悬崖边的舞蹈,傲慢地爱着。


我爱你,源于骨血相融,带着宿命的味道。自我诞生那一刻被赋予的第一口空气,自你复生那一刻所寄托的两份生命。

我给你,把所能给的都给你,连我的“意义”本身,都是你的东西了。

所以,你的全部也将属于我。


一两年前的骨科脑洞......病病地很带感(虽然写不出这种感觉... 但还是姑且记录一下吧。姑且起个标题,是想到甜池某ed(。

故事两行

      嘀嗒……嘀嗒……嘀嗒……

      她陷入永眠。


向远处看

当自己还在为考试复习而苦恼的时候,已经有人向着更远的方向迈进了。头脑、心态、能力无论哪一样都望尘莫及,从最初认识到现在,这点认知不曾改变。抱着卑怯的姿态靠近,渴望而又嫉妒,浑浊的情绪粘稠在胸腔。她又教我向远处看,我自认为的。
就无法追赶这点,我在此不作虚伪的鼓舞。是眼前流动的河川,奔涌而追不回的。自辱的否定也好,迟到的清醒也好,我所经历过的,都在教我将多年来构筑的理念打破。
我知道,自认识以来,你总在教我向远处看。

1 / 3

© 绯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